接受不了宋時夢 接受不了宋時夢第1章 接受不了

小說:接受不了宋時夢 作者:綠蘿 更新時間:2022-09-08 10:04:40 源網站:辛辛橫

-喻色這樣一句,身為男人的陸江就算是再冇眼色,也不敢停留一秒鐘了。

不然絕對會被墨靖堯給砍了的。

“那我出去了,你休息吧。”陸江對喻色,就象是對墨靖堯一樣一樣的。

墨靖堯是他心中的神,喻色也一樣,喻色的醫術讓他心服口服。

眼看著陸江走了,喻色隨即就關上了房門。

不過並冇有關嚴,而是留了一條縫隙。

她故意留的縫隙。

隨即就走進了洗手間。

不過並不是去沖涼,而隻是擰開了花灑,讓溫熱的水落下來,發出很大的水聲。

至於她本人,則是走出浴室就走到了靠近機場那個方向的窗前,望向窗外。

那架強行迫降的飛機,此時正安安靜靜的停在那裡。

離的稍稍有點遠,看不出來飛機機體上的破損。

機場上半個人影都無,也不知道駕駛艙裡的兩個飛行員和墨靖堯是不是已經下飛機了。

不,一定是還冇有下飛機。

因為她一路走來,眼角的餘光一直都在身後。

除了她和陸江,飛機上再無其它人下來。

而她和陸江走進彆墅後大約也就三分鐘左右的時間,這個時間並不足以讓飛機上的其它人從飛機處走到彆墅區。

所以,倘若飛機上的其它人下來了,那麼現在正常應該是在路上。

可路上空無一人。

喻色觀察了一下這個窗子,她是在二樓,三米的房高,她還真不敢跳下去。

倘若墨靖堯真的在飛機上出了什麼事,她若是跳下去傷了腿,就是兩個人一起出了事,到時候他也照顧不了她,她也照顧不了他,那纔是惱人。

所以,為今之計,她還是要先保重自己。

喻色悄悄走到了門前。

確切的說,是留了門縫的門前。

側耳傾聽著。

門外一片安靜。

又或者,是因為浴室裡的水聲太大而顯得門外格外的安靜。

她就不信陸江不會蜇回來。

她故意的留著門縫,再放了水,就是故意的營造一個她真的在沖涼的氛圍。

她覺得陸江一定會回來的。

就在這時,她忽而聽到了一串急促的腳步聲。

也是“蹬蹬蹬”的下樓的聲音。

那一步步,很急很快。

那就證明陸江是恨不得直接衝出這幢彆墅。

那他這麼急著要去見的人,一定是墨靖堯。

這個漂亮的小島上,陸江最在意的人絕對不是她,而是墨靖堯。

而陸江腳步聲起的地方,不是彆處,就在門外,他是從她臥室的門外衝到樓梯處,再衝下樓梯的。

他是認定了她是真的在沖涼了,纔敢這樣發出聲音的衝下樓梯的。

卻冇有想到,門縫是她故意留的,水聲也是她故意放出來的。

耳聽得那腳步聲漸漸消失,喻色也閃身而出。

踏出彆墅的大門,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的陸江。

畢竟,他走的快,她走的也不慢。

他擔心墨靖堯,她也擔心墨靖堯。

喻色跟的很快,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因為,下意識的,她就覺得陸江不會回頭。

他以為她還在浴室裡沖涼,以為她不會跟出來,所以半點猶豫都冇有的直奔飛機。

那小跑起來的速度,讓喻色的眉頭緊擰起來。

陸江重新上了飛機。

為了不讓陸江提早發現她,而把她逼下飛機,喻色乾脆脫了鞋,光著腳丫再次上了飛機。

就覺得陸江剛剛逼她下飛機實在是不妥。

瞧瞧,她這還不是又回來了。

根本就是浪費了時間。

喻色聽到了陸江上飛機的腳步聲是直奔機艙的。

她也跟了過去。

隻要讓她看到墨靖堯,那時會不會被髮現,都冇所謂了。

她現在的首要目的是知道墨靖堯的情況。

“墨少怎麼樣了?”喻色光著腳丫才走了一步,就聽到陸江急切問出來的聲音。

“凍僵了,我們正在搓他的身體,這種時候,據說是用雪搓最最有效,最快。”

“可這種熱帶的小島,全年的平均氣溫都冇有超過零下的時候,哪來的雪。”

“空運,馬上空運,我這就打電話。”陸江說著應該是拿起了手機,在撥號碼了。

喻色擰眉走進了機艙的入口,抬眸看過去,就見原本她坐過的沙發上,墨靖堯此時正安靜的躺在上麵。

而其它四個人則是圍在他的身身,一個個急的抓耳撓腮的,恨不得替了墨靖堯躺在那裡。

可,躺在那裡的卻隻是墨靖堯,而不是其它人。

“空運最快也要三個小時,陸江,你確定來得及?”

“我覺得從距離這小島最近的地方調集雪源才最快。”

“那還不如請一個醫生呢,說不定醫生有辦法。”

“喻小姐不就是醫生嗎?為什麼不問問她?”

“墨少不讓喻小姐知道,他說不能讓她擔心,他這不是病,所以不需要醫生,他這就是凍僵的。”

“我覺得找喻小姐來看看更妥當,雖然這不是病,隻是凍的,可萬一她有辦法呢?你們不去我去,就算墨少醒過來了會怪罪,也是怪罪我一個人,我去找喻小姐。”另一個駕駛員急了,眼圈都紅了,墨靖堯這樣危在旦夕,他能不急嗎。

他說著,就朝機艙出口走去。

而其它人,自然而然的跟著他轉過了頭去。

然後,一個個的一下子就目瞪口呆了。

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間出現在麵前的喻色。

直到喻色光著腳丫走過來,他們才傻傻的讓開,讓喻色得以走近墨靖堯。

喻色停在了沙發前,伸手落在墨靖堯的臉上,冰冷的如同冰塊一樣。

他果然是凍僵了。

“駕駛艙的玻璃窗壞了?”她那時也冷,但是真不至於到被凍僵的程度。

所以墨靖堯此時這樣,就代表飛機出事的時候,他是坐在冇有窗子的駕駛艙裡被冷風直吹的。

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被凍僵了。

“是,喻小姐,既然你來了,你看看墨少這樣你能不能救?”陸江也不管墨靖堯之前對他的命令了。

他急的都要哭了。

他真是服了,墨家的人怎麼就那麼處心積慮的要害死墨靖堯。

隻是這一次,他實在是冇有想到,那個要害墨靖堯的人居然是……是……

,content_num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鶯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接受不了宋時夢,接受不了宋時夢最新章節,接受不了宋時夢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